@      第二太平洋舰队:象征俄罗斯帝国极限的人类海军史笑话

当前位置: 摩鑫官方网 > 视讯 > 第二太平洋舰队:象征俄罗斯帝国极限的人类海军史笑话

第二太平洋舰队:象征俄罗斯帝国极限的人类海军史笑话

俄国舰队要在旅顺会和并重新夺取制海权。即使是最优秀的舰船、经验丰富的水兵和拥有便利适当的后勤基地,也难以完成这样的任务。

--美国海军学院 唐纳德•W•米切尔

作为全世界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广袤的俄罗斯同样拥有着横跨欧亚两洲的漫长海疆。但直到19世纪末,这些纸面优势也从未让其成为一个真正的海军强国。甚至反过来成为制约海权声张的枷锁。例如非常重要的黑海舰队,就因克里米亚战争的失败而被禁止通过博思普鲁斯海峡。从此沦为标准的澡盆存在力量。新开辟的西伯利亚和远东殖民地,尽管拥有旅顺和符拉迪沃斯托克这2座天然良港,但也因为远离欧洲而难以互相接应。

至于最为强大的波罗的海舰队,支援任何战区都注定要绕远路。本文所涵盖的主要内容,就是他们在历史上的最著名行动,一场被戏谑为世界第8大奇迹的灾难性远征。

异想天开的计划

清朝宣传画中的俄军入侵满州

1900年,俄罗斯借八国联军入侵中国之际,从西伯利亚出动20万大军攻入满州。由于本地清军的孱弱无力,他们在当年的10月1日就占领了首府奉天。随后将整个东北亚都被纳入其控制范围,俄罗斯太平洋舰队也大摇大摆的驶入旅顺港停泊。但这样的贪婪也引起日本方面的强烈抗议,为日后的战争埋下了伏笔。

1904年2月,一封最高通牒发给了俄罗斯驻东京大使馆。随后的当月8号,联合舰队就向俄军驻扎的旅顺基地发动奇袭,成功重创了港内的多艘战列舰。此时的俄军太平洋舰队,在旅顺尚有7艘战列舰、1艘装甲巡洋舰、5艘防护巡洋舰和25艘驱逐舰的可观兵力。但日军也集中了6艘战列舰、8艘装甲巡洋舰和16艘防护巡洋舰的围困力量,彻底将对手锁死在港口内。在战场的另一侧,日本陆军也通过一系列强袭作战,快速拿下了金山、辽阳等外围据点。随即又有名将乃木希典的第三军,以重兵围攻旅顺要塞。尽管俄罗斯人的顽强防守让日军遭受重大伤亡,但旅顺要塞的形势依旧岌岌可危。这个至关重要的基地一旦陷落,那么整个太平洋舰队和东北战局的崩溃就只是时间问题。

西方新闻画报 俄罗斯舰队遭日本对手封锁

面对如此危急的局势,臃肿无能的俄国官僚居然为讨论对策而花费了足足4个月时间。最后才想出完整的增援方案,异想天开的要从欧洲派出波罗的海舰队。让他们绕过非洲和大半个地球,前往旅顺增援太平洋战场。

事实上,在俄国人此前也不乏类似的极限远征案例。比如纳西莫夫海军上将就曾率舰队绕过整个欧洲,到黑海完成了击溃土耳其人的锡诺普海战。后来的甲午战争结束时,俄罗斯还联合法德一同出兵远东,干预中日战争的最终局势。但去往旅顺的路程无疑比以上两次成功要艰难太多,光两头间距离就超过18000海里。但如今的俄罗斯帝国已经无兵可调,沙皇尼古拉二世也只能在6月2号宣布将整个波罗的海舰队改编为第二太平洋舰队,并由齐维诺-罗杰斯特文斯基中将担任舰队司令,立即开拔奔赴旅顺。

1904年的波罗的海舰队明信片

尽管理想很美好,但现实从不缺乏让人绝望的骨感。俄罗斯人尚未出发,舰队的编成就困难重重。当时波罗的海舰队有5艘新的战列舰,分别是苏沃洛夫公爵号、亚历山大三世号、鹰号、博罗季诺号和光荣号。尽管她们火力非常强大,装备有4门305mm舰炮和12门152mm副舰,但都是在1901~1903年间匆匆下水,尚处于完工或接近完工水平。相关人员根本没有时间去进行足够训练,就被仓促调进了远征部队。再加上俄罗斯人的粗糙工艺,让战舰下水时比当初设计的排水量超重约2000吨,从而存在重心不稳、吃水过深、航速降低和稳定性差等问题。舰队里其他的巡洋舰则都是老船,根本难以对抗日军从英国购买的新锐防护巡洋舰。

除了战舰问题,俄罗斯海军的人员储备也同样捉襟见肘。因为最优秀的水兵和指挥官都已被派往远东,所以参加远征的半数人马都被其他指挥官认为是问题新兵,他们不仅性格顽劣,而且缺乏专业训练。另一半人则是预备役士兵,根本没在近期接受过军事训练,甚至还被反战的革命和破坏分子大量渗透。换句话说,这支承载帝国希望的舰队,实际上从船到人都是菜鸟。想要靠这样的舰队去完成远征,本身就是一个世界级笑话。

率领第二太平洋舰队上路的 罗杰斯特文斯基中将

地狱般的征程

波罗的海舰队的强大只是典型的表面印象

根据俄罗斯官方的计划,第二太平洋舰队本该在1904年7月出发。但就在这一寸光阴一寸金的危急关头,臃肿低效的后勤体系再次帮了日军大忙。由于所需物资全都没有到位,造成大部分战舰都严重缺乏通讯和观察器材,士兵也必须完成射击训练才能上场作战。经过3个多月折腾,才勉强搞定全部问题。

到10月12日,他们在拉脱维亚装载了6500吨煤炭和足以够供9000人使用4天的新鲜面包、淡水与其他补给。正式从利帕维耶港起锚开拔,踏上了这场地狱般的艰苦航程。以至于连起航都是如此的不顺利。舰队中的2艘巡洋舰和部分驱逐舰、运输舰都尚未准备就绪,只能隔几天再出发追赶。

起航前疯狂装载补给品的俄军舰队

起航后的第二太平洋舰队,很快就遇上了自己的首个对手。但对方并不是正处交战状态的日本,而是俄罗斯人自己的情报机关。这群充满了奇思妙想的科幻作家居然发来警告,声称日军的驱逐舰和鱼雷艇已经像超时空传那样出现在波罗的海,时刻准备伏击主力战舰。更加糟糕的是,这种3岁小孩儿都不会相信的情报,居然被俄国海军部信以为真。专门派上校哈特林去哥本哈根从事谍报工作,还拨款30万卢布和54万法郎作为求证经费。喜提巨款的上校也没有让上级失望,得出日本驱逐舰已经进入波罗的海的结论。

于是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整个俄军舰队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所有人都像神经病那样仔细审视着周遭环境,还多次向挪威、丹麦和德国的民船开火。多亏自己的炮术过于糟糕,才让这些误射没有一次命中目标。但上帝的耐心终有限的,俄罗斯人的运气也在舰队进入北海后就消磨殆尽。

罗杰斯特文斯基因太过紧张而下令对渔船开火

1904年10月21日夜间,抵达多格尔沙洲的运输舰勘察加号向旗舰苏沃洛夫公爵号报告说:我舰遭受到日本驱逐舰袭击!随后就发射了足足300发47mm炮弹,但却什么都没有打中。第二天晚上,浓密的大雾遮住整个海域。在极差的能见度下,俄国舰队还是用探照灯发现了多艘疑似驱逐舰的舰影。虽然对方实际上是来自英国的渔船,视讯但一直高度紧张的罗杰斯特文斯基中将却立刻认定那就是日本驱逐舰,毫无顾忌的下令全军开火。

但茫茫大雾之中,俄国舰队不仅难以瞄准目标,连确认友军位置都没法做到。于是就胡乱开火,向着所谓的目标和友军同步射击。编队中的鹰号战列舰就报告说侧后方也有敌舰接近,结果发射了500多发炮弹,不仅没有命中渔船,反而全落在日后声名远播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身上。这艘当时还默默无闻的中型舰艇,在当晚的混乱中被5发炮弹击中。船上装甲和烟囱都被击穿,造成1名随军牧师和1名炮手死亡。如果友军的射击水准足够高超,后来的十月革命的第一炮就不可能在阿芙乐尔号上打响。不过,第二太平洋舰队的火力本身还是较为可观,不仅打伤了5艘英国渔船,还击毙3名渔民、重伤另外5人。

著名的阿芙乐尔号 险些被自己人打成筛子

消息很快传回不列颠本土,整个大英帝国都陷入了震怒之中。他们很快找来俄国大使,警告第二太平洋舰队必须马上停航并且妥善解决此事,否则就将直面全球最强海军的武力惩戒。随后,英国更是联合多个列强一起成立了调查委员会,将已经抵达西班牙维哥港的俄军战舰都扣押在原地。俄罗斯方面只能派出了3名军官前往协助调查,到当年11月2日才以赔偿遇难者6.6万英镑的条件作罢,被拘留7天的舰队也得以再度起航。但得罪大英的后果就是全世界都对他们异常冷漠,许多港口都会拒绝他们停靠补给。哪怕是有意联合俄罗斯的法国人,也不愿为他们开放港湾。

无奈之下,俄罗斯帝国只能与名为汉堡-美洲航运公司的德国企业签订合约,让对方负责在海上给整支舰队加煤。但以当时的技术条件,战列舰平均每小时就要消耗40~60吨煤炭。所以为抓紧时间,俄国人甚至还打破了英国人创下的每小时102吨加煤记录,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每小时120吨水准。但高效也是把双刃剑,所有舰艇都把一切能用的空间都用来装煤。首先是甲板,然后是舱室间的通道,最后连浴室都不会放过,让战舰的窗户都因此无法打开。当航迹向南转进非洲海岸,粉尘飞舞的舱内平均气温已高达40摄氏度,整个舰队也无法再进行任何训练。何况这样暗无天日的艰苦航程还有10000海里。

第二与第三太平洋舰队的洲际航行历程

经过8个星期的艰难航行,第二太平洋舰队抵达了法国控制下的马达加斯加岛,有幸完成了一次久违了的停靠修整。近乎崩溃的水兵们蜂拥请假上岸,将为数不多的军饷都挥霍于酒馆、妓女和赌博。这也意味着没人去清理缠绕在舰上的水藻、海草等杂物,更没人会去进行训练。指挥官罗杰斯特文斯基中将都因为精神衰弱而暂时离任,但还希望能在1905年的1月14日重新起航。可惜海军部又恰逢其时的给他新增了难题。他们为增加对日决战的胜率,画蛇添足的编组出第三太平洋舰队。由此向印度洋海域调来1艘战列舰和3艘岸防战列舰。所以,罗杰斯特文斯基就被要求继续留在马达加斯加,等援军抵达后再能再次上路。

在此期间,俄军后勤部门又不负众望的制作了很多麻烦。由于管理混乱,从本土赶来补给舰竟装载着舰队根本不需要的砲弹。甚至还有专用船只,给身处非洲烈日下的官兵送来了一堆冬季军装,让舰队进入了连军装都不够发的境地。此外,舰队的无线电器材主要由德国人提供。一旦工程师走人,就会因故障频发而变成废铁。还有1艘冷藏船的电力系统出现故障,导致库存的几百吨鲜肉全部变质,迫使官兵们只能以高价采购当地食物。至于困守旅顺的第一太平洋舰队,已经因突围失败而惨遭日本联合舰队重创,中司令马卡洛夫上将也因为旗舰触雷而阵亡。但第二太平洋舰队却没有收到任何停止行动的命令,反而又要在等不来援军的情况下继续前进。

正在通过苏伊士运河的第三太平洋舰队

死亡的终点

俄罗斯宣传画上的大破日本舰队

最终,俄罗斯舰队继续向着遥远的太平洋进发。罗杰斯特文斯基中将也从精神衰弱中恢复过来,展开紧锣密鼓的了舰队调教工作。尽管全军缺衣少粮、士气崩溃,这位脾气暴躁的主帅却没有采取任何有效措施去进行补救。反而每天都在旗舰上来回巡查,检查士兵们的叠被子情况,看看属下衣冠是否整齐,并对军官打骂体罚士兵的行径都熟视无睹。然后就一头钻入办公室中,像个语文老师那样去纠正报告里的拼写错误。

这样的铁棒教育也很快收获成效。先后有4名官兵因为精神病住院,28人被漫天飞舞的煤灰呛出肺结核,还有更多人因为热带疾病而丧失战斗力。时不时出现的跳海自杀事件,更是这场痛苦远征的真实写照。乃至承载这群脆弱者的战舰,也因没人清理船底的水生植物和严重超载问题而不堪重负。舰队的平均航速已下降至非常危险的7.5节。

讽刺罗杰斯特文斯基中将的日本漫画

1905年4月5号,俄罗斯人终于望见了苏门答腊的海岸线,开始进入太平洋水域。随后就抵达了法属印度支那的金兰湾,在那里逗留了好几天时间。

全军上下也一如既往的鸡飞狗跳。先是水兵们发现自己吃的居然是病牛肉,便聚众抗议并险些引发兵变。接着是日本外交官向法国当局提出抗议,让后者在4月22日勒令俄国人立刻滚蛋。但俄国人且耍了个小聪明,从金兰湾离开后并没有立刻北上,只是停在了万丰湾附近水域,等待第三太平洋舰队前来会和。后者也在5月9日出现在海平面上,完成了非常不易的洲际会和。

东乡平八郎与联合舰队早已等候俄军多时

此时,俄罗斯舰队已走完了18000海里的大半部分,距离终点符拉迪沃斯托克也只剩下2500英里路程。他们在5月14日加速北上,却迫于无奈的一头扎入对马海峡。

随后的故事因过于经典而为许多读者所熟知。日本联合舰队靠着东乡平八郎的指挥和日常严格训练,以逸待劳的全歼了第二太平洋舰队,也终结了近代欧洲海军在远东的不败纪录......